x

2019網貸政策梳理:清退945家P2P 多地打擊逃廢債

來源:網貸之家| 2020-01-10 17:42:06| 19405人閱讀| 0條評論
摘要
本文內容摘選自網貸之家《2019年中國網絡借貸行業年報(完整版)》中關于“2019年中國網絡借貸監管政策情況”部分,對2019年網貸政策進行了系統性的梳理、歸集。

2020年1月7日,網貸之家發布《2019年中國網絡借貸行業年報(完整版)》。年報內容主要包括2019年中國網絡借貸行業新聞事件TOP10、2019年網絡借貸行業運行情況、2019年中國網絡借貸監管政策情況、2019年中國網絡借貸平臺轉型分析、以及2020年網絡借貸行業前瞻等五大部分內容。(點擊查看完整版報告PDF

年報目錄

以下摘選自《2019年中國網絡借貸行業年報(完整版)》中關于“2019年中國網絡借貸監管政策情況”部分:

監管政策概況

2019年網貸行業專項整治進入深水區,退出和轉型成主旋律。2018年12月底互金整治辦與網貸整治辦聯合下發的175號文首提堅持以機構退出為主要工作方向,奠定了2019年整個行業清退轉型的主基調,此后多份重磅文件及多次高規格會議所傳達的網貸整治總方針基本保持了一致性,即推動大多數機構良性退出,引導部分機構轉型,2019年11月流出的83號文更是為轉型小貸公司這一出路給出了具體轉型方案。

基于這一大方向,各地監管部門加速轄區內網貸整治,特別是10月份后各地明顯加大了機構退出的力度,湖南、山東重慶四川河北等多地發布公告稱轄區內沒有一家機構完全合規并通過驗收,并公示退出名單。

2019年打擊惡意逃廢債工作持續開展,監管部門及各地互金協會陸續下發了打擊逃廢債行為的相關政策文件、公示失信人名單,加大對惡意逃廢債行為的打擊力度,其中9月下發的《關于加強P2P網貸領域征信體系建設的通知》明確指出支持在營網貸機構接入央行征信百行征信等征信機構。

另外,互金專項整治工作仍在繼續開展,整個互金產業鏈均面臨大整頓,暴力催收高利貸套路貸等仍是重點打擊對象,2019年10月兩高兩部聯合印發的《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從司法層面明確了非法放貸入刑標準。同樣,個人信息安全保護問題也是當前監管和市場關注的重點,9月多家知名大數據公司因違規經營爬蟲業務接連被警方調查,隨后最高院、地方監管部門、中互金協會陸續下發文件,強化個人信息保護。

全國性主要監管政策

2019年以來監管部門歷次重磅文件和高規格會議均在傳達清退轉型這一主基調,如:

從2019年1月初流出的175號文首提堅持以機構退出為主要工作方向拉開了2019年以“清退”為關鍵詞的序幕;

到7月初兩小組召開的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座談會重申下一階段要以轉型發展和良性退出為主要工作方向;

再到11月3日,兩小組聯合召開關于加快網絡借貸機構分類處置工作推進會再次重申下一步工作要堅定以退出為主要方向,壓實股東、平臺的責任,推動大多數機構良性退出,有計劃、分步驟限期停止業務增量,再到銀保監會近期下發的52號文明確要求“堅決遏制增量風險,穩妥化解存量風險”、“深入開展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推動不合規網絡借貸機構良性退出”。

同時,關于網貸的監管用詞在這一年也發生變化,從最開始的“備案”到4月初提出的“備案試點”再到如今的“監管試點”,這意味著監管部門監管思路發生了轉變,網貸備案將存在更多變數。

監管部門在指導網貸行業風險出清工作的同時,也為部分平臺的轉型指明出路,如:

從175號文監管給出轉型網絡小貸公司助貸機構或為持牌資產管理機構導流等出路;

到4月網傳的“備案試點”提到引導具備條件的網貸機構向網絡小貸公司、消費金融公司等持牌機構轉型;

再到11月初兩小組聯合召開加快網絡借貸機構分類處置工作推進會指出,引導無嚴重違法違規行為、有良好金融科技基礎和一定股東實力的機構轉型為小貸公司,對于極少數具有較強資本實力、滿足監管要求的機構,可以申請改制為消費金融公司或其他持牌金融機構。

另外隨著行業出清的加速,惡意逃廢債的現象也愈加嚴重。為應對這一亂象,2019年9月初互金整治辦與網貸整治辦聯合下發《關于加強P2P網貸領域征信體系建設的通知》,通知明確支持在營網貸機構接入央行征信、百行征信等征信機構,表示持續開展對已退出經營的網貸機構相關惡意逃廢債行為的打擊,要求各地將形成的“失信人名單”轉送央行征信中心和百行征信。

地方性主要監管政策

隨著監管層明確2019年網貸專項整治工作方向仍是風險出清,各地監管部門、地方互聯網金融協會積極響應國家監管層要求,推動轄內網貸機構風險處置工作,加速網貸整治,如北京市朝陽區互金協會提醒網貸機構嚴格執行“三降”;山西河南等地陸續發文表態將清退未納入實時數據監測網貸平臺;湖南、山東、重慶等多地公示清退名單。

隨著清退的深入推進,部分地區良性退出機制及配套服務也逐漸清晰,比如2019年3月,深圳市良性退出指引(征求意見稿)出臺,指出存量規模在5000萬元以下或預計未償還本金損失率在20%以下的網貸機構適用簡易退出程序,再如深圳市互金協會于6月正式推出網貸機構良性退出網絡投票系統,以“三分之二+雙過半”原則保障大多數出借人權益。

此外,部分地區對于現金貸助貸業務監管繼續趨嚴,如浙江銀保監局下發《關于加強互聯網助貸和聯合貸款風險防控監管提示的函》,強調城商行民營銀行開展相關業務時要遵守相關監管要求,包括核心風控環節不得外包,立足當地不跨區域等。

基于有序引導網貸平臺退出和轉型這一工作大方向,各地監管部門快速推進轄區內網貸平臺清退工作,特別是自10月份后各地明顯加大了機構退出的力度。據網貸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統計,2019年至少已有湖南、濟南、云南、深圳、上海寧夏、山西等20個省市監管部門或地方互聯網金融協會對外公布了清退機構名單,涉及網貸平臺數量多達945家。其中湖南、山東、重慶、河南、四川、河北、云南、甘肅、山西、大連在內的十個省市發布公告稱,截至目前,轄區內沒有一家機構完全合規并通過驗收,宣布取締轄區內所有網貸平臺。

從名單來看,包含取締類、失聯類(僵尸類)、自愿退出類等,其中取締類和失聯類中不乏已出險的網貸平臺。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隨著各地出清加速,全國清退范圍擴大,已由已出險網貸機構逐步擴展到一些納入行政核查的正常運營網貸機構。

另外,自2018年8月全國互金整治辦下發《關于報送P2P平臺借款人逃廢債信息的通知》后,各地打擊逃廢債工作持續開展,并且是部分地區金融辦的重點工作之一,如:

深圳金融辦于2019年7月5日發布《關于加強深圳市網貸行業嚴重失信行為聯合懲戒工作的通知》,統一嚴重失信網貸借款人的篩選標準,明確網貸平臺嚴重失信信息報送流程,并于10月8日發布網貸失信懲戒第一批失信人名單,涉及74名失信人(含失信企業);
南寧互金整治辦于2019年7月16日發布《打擊網貸惡意失信行為的公告》,明確無論網貸平臺是否正常運營,借款人與投資人合法的債權債務關系均受到法律保護,不會因網貸平臺是否倒閉而滅失。

作為行業自律組織,各地互聯網金融協會也開始采取措施打擊老賴,如:

北京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2019年1月初發起成立互聯網金融資產管理聯盟,并陸續在協會官網公示網貸機構借款主體逃廢債名單;
深圳互聯網金融協會自7月26日起陸續公示失信人名單,截至12月底,已先后公示了二十一批涉網貸失信人名單,合計涉及失信人(含失信企業)達5136名,其中失信自然人為4964人,失信機構172家。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僅為信息傳播之需要,不作為投資參考,網貸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網友評論
條評論
推薦閱讀
  • 熱 點
  • 網貸行業
  • 網貸政策
  • 平臺動態
  • 網貸研究
  • 互聯網理財
  • 互聯網金融
                熱帖排行
                1/1
                相關推薦:
                前金融P2P網絡借貸機構如果停業,那么之前已成立的借貸關系受影響嗎? 前金融P2P網絡借貸機構自有資金與客戶的資金需要隔離嗎?應存放在哪些機構? 融金所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自有資金與客戶的資金需要隔離嗎?應存放在哪些機構? 前金融P2P網絡借貸機構可以代出借人或借款人做出相關決策嗎? 融金所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可以代出借人或借款人做出相關決策嗎? 前金融的P2P網絡借貸機構破產,出借人與借款人的資金受影響嗎? 融金所如果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破產,出借人與借款人的資金受影響嗎? 前金融P2P網絡借貸機構應當在其網站上向出借人披露哪些信息? 融金所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應當在其網站上向出借人披露哪些信息? 前金融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應當對出借人那些方便進行評估? 紅嶺創投2019年網絡借貸平臺 小貸公司互聯網化 網貸平臺借道網絡小貸轉型捷徑難走通 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 網絡借貸是金融機構嗎 前金融P2P網絡借貸機構可以直接從借款人支付的利息或本金中扣除費用嗎? 融金所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可以直接從借款人支付的利息或本金中扣除費用嗎? 禁止網絡借貸機構開設資金池 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不能做什么 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禁止“自融” 花果金融作為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
                热博体育官网 热博手机版| BTI体育| 热博rb88| 热博sbt体育| 热博sbt体育| rb88| 热博手机版| 热博手机版| 热博体育| rb88| 热博体育在线| 热博88| rb88|